《林下故事》:世界首映式,为久违的树木安魂曲

4月16日(周二)下午5点半左右,如果你漫步于胡德艺术博物馆(Hood Museum of Art)的Russo中庭,就会成为Understory的全球首映式的一部分。Understory是国际知名作曲家、小提琴家和歌手卡拉?演出是免费向公众开放的。

作为新英格兰音乐学院(New England Conservatory)和佛蒙特美术学院(Vermont College of Fine Arts)的一名教师,基尔斯泰特在过去一年里与环境研究项目(Environmental Studies Program)合作创作了这幅作品,该项目是霍普金斯艺术中心(Hopkins Center for the Arts)正在进行的stem艺术项目的一部分。

霍普金斯大学研究中心主任玛丽·卢·阿莱斯基说,这幅作品让人想起达特茅斯学院建立和发展之前的白松林。(“Understory”是一个植物学术语,指森林树冠下的植被。)

“这是一首为不再存在的树木谱写的安魂曲。当你加上文化和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的流离失所,这就演变成了一场关于环境、美国原住民传统和对土地的尊重的对话。”

阿勒斯基说,基尔斯泰特在布鲁克林青年合唱团的年轻人声中发出希望的声音,缓和了失而复得的感觉。在没有指挥的情况下演唱无伴奏合唱,年龄在10岁到14岁之间的歌手们将三个一组聚集在中庭,每个三人代表一棵树。鼓励观众穿过这片“森林”,聆听个体“树木”的声音,同时也将“森林”视为一个社区。表演者将会发出非语言的声音,说一些短句,唱一些歌词,其中一些来自于父子俩Abenaki诗人Joseph和Jesse Bruchac的诗歌。

Kihlstedt说:“这篇文章是在邀请你停下来问问。”“带着好奇心进入这个空间,而不是所有权。我们常常认为土地是我们所拥有的。但一旦你看到更大的故事,意识到这片土地有它自己的故事,在我们之前和之后一直延伸,所有权的感觉就变得荒谬了。”

基尔斯泰特说,越来越多的作曲家通过“处理声音、观察和设置”来提高人们对不断变化的环境的认识。有很多关于森林现在和100年前听起来是什么样子的研究。这是一个不同的世界。”

为了加深她对达特茅斯现在赖以生存的土地的科学和历史的理解,基尔斯特德与包括迈尔斯家族环境科学教授罗斯·弗吉尼亚、环境研究教授理查德·豪沃思和环境研究副教授尼古拉斯·里奥在内的教职员工进行了详尽的交谈。奇皮瓦印第安人的玛丽部落。

“尼克所说的关于传统故事、当地观察、民间传说、科学和神话之间的深刻联系,成为我思考这幅作品的基石,”基尔斯泰特说。

Reo说:“我们在树林里散步,就她的工作和Abenaki/Wabanaki与该地区陆地和水域的长期联系进行了热烈的讨论。”“卡拉是个很好的倾听者,她有很多很好的问题。”

特里·奥斯本是环境研究项目的高级讲师。我惊叹于她的雄心壮志、创造力,以及她对新想法和新观点的开放态度,因为她开始了解这片风景,并将日益增长的理解转化为具体的合唱作品。”

胡德艺术博物馆(Hood Museum of Art)馆长约翰?斯托姆伯格(John Stomberg)说,光线充足的罗素中庭是首映式的理想地点。

斯托姆伯格说:“基尔斯特德的作品包含了这一地区土地的起源,这增强了人们对阿贝纳基人的认识,而这种认识已经成为胡德实践的固有特征。”“表演、歌曲、音乐和诗歌的融合,扩展了博物馆对所有艺术形式的承诺,项目的合作性也预示着未来的项目将融合Hood和Hop的资源。”

到目前为止,斯坦艺术学院的项目包括新兴作曲家Fay Wang(2013-14)、Tristan Perich(2015-16)和Molly Herron(2016-17)。与Hop最近的其他跨学科项目一样,这些委员会也是Hop梅隆基金会(Mellon foundation)资助的一项举措的一部分,旨在更广泛地让学生参与艺术,尤其是古典音乐。该倡议包括了实质性的、多校区的研究,其中一项发现表明,当学生看到艺术与其他学术领域的联系时,他们更容易从事艺术。

可以通过[email protected]联系到Charlotte Albright。

新闻旨在传播有益信息,英文原版地址:https://news.dartmouth.edu/news/2019/04/understory-world-premiere-and-requiem-long-lost-trees

http://petbyus.com/3866/

达特茅斯企业家论坛吸引了创纪录的学生

由达特茅斯大学(Dartmouth)、塞耶尔大学(Thayer)和塔克商学院(Tuck)毕业生创办的肺监测技术制造商Clairways,在今年的达特茅斯企业家论坛(Dartmouth Entrepreneurs Forum)上获得了杰夫•克罗(Jeff Crowe)颁发的78年大奖,为该公司带来2.5万美元现金和2.5万美元实物创业帮助和建议。

该比赛由该论坛的组织者马格努松创业中心(Magnuson Center for Entrepreneurship)赞助,3月29日,共有创纪录的433名参与者来到达特茅斯大学校园。

该论坛的主题是与Smartsheet协作软件公司首席执行官马克•马德尔’ 92和西北风险投资公司董事总经理、达特茅斯受托人、麦格努森中心顾问委员会主席杰夫•克罗’ 78的讨论。这一天有许多小组讨论、社交机会、颁奖典礼和演讲,其中包括私人投资公司GI Partners的创始人里克·马格努森(Rick Magnuson ‘ 78)的讲话。马格努森和妻子艾莉森(Allison)为马格努森创业中心(Magnuson Center for Entrepreneurship)奠定了基础。

麦格努森中心主任杰米•考夫林(Jamie Coughlin)表示:“今年达特茅斯(Dartmouth)企业家论坛的反响让我感到谦卑和荣幸。”“我们所有的利益相关者——学生、教职员工、校友和我们更大的东北社区——的参与,其内容的多样性,以及参与者的活力,使其成为一个具有高度影响力的活动,已成为我们创业社区的标志性项目之一。”

庆祝全国创业大赛决赛结束后的
名参赛者中,从左至右依次为马格努森中心主任杰米·考夫林;第三名创业公司campersAPP的创始人特拉维斯•基尔(Travis Gere)和希瑟•基尔(Heather Gere);塔克商学院创业中心(Tuck ‘s Center for Entrepreneurship)主任史蒂夫·卡尔(Steve Kahl);Amoh ‘ 13法官,Thayer ‘ 13和Jeff Bemowski, Tuck ‘ 18,大奖得主Clairways的创始人;泰德松;休O ‘ reilly ‘ 86、乔纳森O费舍尔’ 86和卡拉O埃蒙斯’ 97,《Cognaisent》的创作者;Laura Rippy ‘ 89, Steve Rodgers ‘ 93, Phil Ferneau ‘ 84,创业大赛评委;还有杰夫·克罗,达特茅斯理事兼马格努森中心主席。(马格努森中心提供)

总部位于汉诺威的Clairways从80名初创企业参赛者中脱颖而出,获得了最高奖项。该公司的创始人是塞耶大学的博士研究生阿莫13 (Amoh ‘ 13)和塞耶13 (Thayer ‘ 13)法官;Jeffrey Bemowski,《塔克18》;以及工程学副教授科菲·奥达姆。该公司生产一种可穿戴设备,可以自动跟踪肺功能,用于制药临床试验。在创业大赛的决赛中,Clairways还获得了人民选择奖(People’s Choice Award),并带来了另外2,500美元的现金。

达特茅斯大学创业与技术转移办公室也在论坛上颁发了达特茅斯大学技术创新与商业化奖,并提名工程教授劳拉·雷(Laura Ray)和工程副教授斯图尔特·特姆布雷(Stuart Trembly)为今年的获奖者。除了担任Thayer的临时院长和教授热力学和工程设计之外,Ray还创办了两家医疗技术公司。除了教学,特姆布雷还是达特茅斯学院拥有的12项专利的发明者和共同投资人。

负责创业和技术转让的副教务长埃里克·福苏姆教授说,今年的技术创新和商业化奖突出了两个人,他们通过自己的创新和创业人才,为达特茅斯和社会做出了巨大贡献。

福萨姆说:“劳拉·雷教授和斯图·特里姆布利教授是设立这个奖项的很好的例子,他们展示了达特茅斯学院教师的力量。”

除了考夫林,今年的评选委员会还包括教务长约瑟夫·赫尔布尔(Joseph Helble);院长,副教务长;史蒂芬·卡尔91副教授,塔克创业中心主任;副教务长福萨姆,新兴技术高级约翰·h·克雷贝尔教授;Jeffrey Crowe ‘ 78,达特茅斯理事兼马格努森中心主席;Nila Bhakuni,技术转让办公室主任。

马格努森中心的成立是为了吸引和支持更多具有创业精神的学生、教师和校友,为发展多样化的新企业提供课程合作项目,并将学生、教师和员工与成功的校友企业联系起来。该中心目前位于柯里尔广场4号,将位于校园西端正在建设的新建筑中。

可以通过[email protected]联系到William Platt。

新闻旨在传播有益信息,英文原版地址:https://news.dartmouth.edu/news/2019/04/dartmouth-entrepreneurs-forum-draws-record-crowd-campus

http://petbyus.com/3868/

玛格丽特·阿特伍德在校园里演讲

有些书会让读者感到困扰。其他问题困扰着作者。2012年,玛格丽特·阿特伍德(Margaret Atwood)在网络杂志《文学中心》(Literary Hub)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写道。

阿特伍德将于4月18日周四下午4:30在霍普金斯艺术中心斯伯丁礼堂发表演讲。该讲座是道德研究所多塞特奖学金系列讲座的一部分,免费向公众开放。

在《使女的故事》虚构的神权专制国家吉利德,严格的父权制残酷地管理着女性的身体,一个被排斥的女性阶层——女仆——被迫成为生育奴隶。

关于创造这样一个黑暗的世界,阿特伍德写道,“我给自己定了一条规则:我不会包括任何人类在其他地方或时间没有做过的事情,也不会包括技术还不存在的事情。”我不想被指责为黑暗的、扭曲的发明,或者歪曲人类潜在的可悲行为。”

自这部电视剧于2017年在Hulu上播出以来,世界各地的女权主义活动人士都使用了女仆的服装——红色斗篷和白色帽子——作为抗议的象征。

多塞特奖学金每年都会把伦理学的实践者——从艺术家和作家到商业领袖、医生、工程师和学者——带到校园,参加公开讲座、参观教室、与学生和教师交流,并从事自己的研究,80年代汉斯和道德研究所所长索努·贝迪(Sonu Bedi)说。

贝迪说:“今年,我们邀请作家们通过科幻小说的视角来讨论道德问题。她把小说作为我们思考道德的一种方式。”

今年秋季,该节目主持人是江丙坤,他的短篇小说《你生命的故事》是2106年电影《降临》的基础。

阿特伍德是加拿大最著名和多产的作家之一。她的作品经常以女权主义为主题,探讨正义、公平和环境剥削等问题。除了《使女的故事》,她还出版了15部小说,包括《别名格雷斯》(Alias Grace),讲述的是19世纪加拿大一名女子被判谋杀罪(最近也被改编成电视剧);《羚羊与秧鸡》(Oryx and Crake),描绘了一个社会被生物技术瘟疫摧毁的未来;《Penelopiad》从Penelope的角度讲述了荷马的奥德赛故事;最近,又出现了母夜叉;改编自莎士比亚的《暴风雨》,讲述了一个疲惫不堪的戏剧导演试图在监狱里上演这出戏的故事。

她还著有8部短篇小说集、8本儿童读物、17部诗集和几部文学批评作品。她的作品被翻译成40种语言,获得了阿瑟·c·克拉克奖(Arthur C. Clarke Award)、总督奖(Governor General ‘s Award)、钢笔品特奖(PEN Pinter Prize)、美国国家书评家协会(National Book Critics Circle)的伊凡·桑德洛夫终身成就奖(Ivan Sandrof Lifetime Achievement Award)和古根海姆奖(Guggenheim Fellowship)等荣誉。

《使女的故事》续集《遗嘱》将于2019年9月出版。

多塞特奖学金是由弗雷德里克·加德纳·科特雷尔基金会和研究公司技术公司为纪念伯特·多塞特’ 53年而捐赠的。去年的主题是大学校园的言论自由,演讲者包括杰弗里·斯通、杰拉尼·科布和罗伯特·波斯特。

“我认为道德研究所是达特茅斯社区从不同角度和学科思考道德的智力资源。这个奖学金的目的是吸引能够提供这种资源的演讲者。

汉娜·西尔弗斯坦[email protected]

新闻旨在传播有益信息,英文原版地址:https://news.dartmouth.edu/news/2019/04/margaret-atwood-speak-campus

http://petbyus.com/3870/

汉伦总统在性行为不端的国家峰会上发表讲话

上周,在美国各学院、大学和服务学院举行的一次关于性侵犯和性骚扰的峰会上,达特茅斯学院被树立为一家机构如何采取行动使校园更安全、更包容所有人的典范。

4月4日至5日的峰会在马里兰州安纳波利斯的美国海军学院举行,由美国海军、陆军和空军部长主持。与会者包括军队和高等教育的领导人。

77岁的校长菲利普·j·汉隆(Philip J. Hanlon)发表了两篇主题演讲之一,他谈到达特茅斯学院为改变校园氛围、解决校园性暴力和性骚扰问题所做的努力。

汉隆校长在讲话中说:“我们知道,除非校园安全、公平、多样和包容,否则我们的学校无法最大限度地提高学术水平。”“如果有一件事是明确的,那就是,如果不消除对我们的社区造成最大伤害并不可避免地阻碍我们前进的行为,我们就无法实现作为个人或机构的最高抱负。”

美国空军部长希瑟·威尔逊说:“汉伦博士与我们分享达特茅斯学院的项目和进展,这是我的荣幸。这就是这次会议的主题——作为机构领导人,愿意承认我们没有答案,但我们都知道我们有问题。如果我们共同努力,我们更有可能减少性侵犯的发生。”

达特茅斯大学负责沟通的副校长安德森(Justin Anderson)参加了此次峰会。他说,峰会参与者对达特茅斯大学的努力如此知情,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

安德森说:“其他学校的领导人如此关注达特茅斯学院的气候倡议,令我震惊。”“我们的努力得到了国家层面的认可。”

汉伦在演讲中概述了达特茅斯学院在过去五年中发起的三项正在进行的倡议——“推动达特茅斯学院前进”(MDF)、“包容卓越”(IE)和“校园气候与文化倡议”(C3I),旨在打击大学生中的高风险行为;提高学院对多样性、公平性和包容性的承诺;解决不当性行为和其他滥用权力的问题。

汉伦说:“我们认为这三项倡议是一个全面计划的一部分,它们在范围上是互补的。”“我们采取的任何一项行动本身都不是新的或创新的。我们要吸取的教训是,我们如何把它们结合起来,努力创建一个多元化、包容、公平和安全的校园。”

他说,达特茅斯正在吸取的教训之一是,面对这些复杂的问题,“没有任何单一的行动或干预包含完美的解决方案”。他说,成功的关键是透明度、沟通、数据收集和分析、外部专家的客观评估,以及对制度改革的长期承诺。

“解决这些问题是一场马拉松,而不是短跑,”他说。“在预防性侵犯和改善校园环境方面,制度化是最终目标,而不是主动行动。高校的体制改革也很困难。你可能还记得那句老话:“大学是冰川休息的地方。”“最重要的是要记住的是,要把注意力放在目标上,并清楚地找出能让你实现目标的可实现的临时任务。”

在一个广泛的问答会上的讲话后,Hanlon更具体地谈到了达特茅斯的三个方面的措施,包括实施MDF的校园范围内禁止酒精,进展C3I的实现部门级的气候调查,包含的值的方法即C3I教职员工业绩评估,以及如何评估数据相关的计划。

汉娜·西尔弗斯坦(Hannah Silverstein)的联系方式是[email protected]。

新闻旨在传播有益信息,英文原版地址:https://news.dartmouth.edu/news/2019/04/president-hanlon-addresses-national-summit-sexual-misconduct

http://petbyus.com/3872/

牛、土地和劳动:以牲畜为生

你不必冒险远离校园,就能看到至少有几头牛在田野里吃草。然而,在汉诺威市中心,人们很容易忘记,上谷地的经济一直依赖于乳制品和肉类生产。

拉尔夫·加西亚和理查德·拉扎勒斯是研究拉丁美洲、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历史的教授,他想让人们重新关注高等教育在农业实践演变中的历史作用。作为达特茅斯学院250周年纪念活动的一部分,他组织了一个春季会议,名为“奶牛、土地和劳动力:全球化世界中的地方农业”

“这将是一次有意义的、涵盖消费伦理的多学科讨论;面对气候变化的市场与土地管理以及东北地区与牛农业相关的劳工活动。”加西亚说。

在整个高中、大学和研究生院期间,加西亚一直在南加州他家的肉类市场做切肉工和店员。他说:“我的祖父母在田里辛勤劳作,在克莱蒙特学院(Claremont college)准备和供应食物。”作为一名学者,他问道:“作为一个国家,为什么我们经常对那些采摘、包装、准备和供应我们所吃的食物的人表现出很少的尊重?”

加西亚对农业的研究“自下而上”,一个自己的世界,种族,劳动力和柑橘在大洛杉矶的形成,1900-1970年(北卡罗来纳大学出版社,2002年),赢得了口述历史协会图书奖在2003年。他的下一本书《从胜利的下巴:塞萨尔·查韦斯和农场工人运动的胜利和悲剧》(加州大学出版社,2012年)获得了2013年塔夫脱最佳劳动历史书籍奖。

提高牛可持续

加西亚不仅写了关于农场的事,他也写了。他和他的妻子,拿破仑情史加西亚(副教授拉丁美洲、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的研究),提高牛肉的味道好农场东塞特福德,Vt。事实上,会议从对话加西亚已经多年来与妮可霍斯特,一位当地农民教他关于可持续农业实践。

在上面的视频中,会议组织者Matthew Garcia和Niko Horster在佛蒙特州Vershire Horster ‘s farm讨论可持续畜牧业。

霍斯特是佛蒙特州弗希尔市夏尔牛肉公司的老板,他驳斥了一些环保人士的观点,即饲养和消费牛肉必然会加剧气候变化。

加西亚说:“Niko正在致力于碳封存、大规模轮牧和其他负责任的农业。”“在我13英亩的小农场上,我差不多成了他的子公司之一。我买了一些奶牛,然后遇到了很多其他农民,他们以可持续的方式做事。”

与霍斯特和加西亚协调会议的是环境社会学家、佩斯大学环境研究与科学项目主席梅勒妮·杜普斯(Melanie Dupuis)和加州碳循环研究所(Carbon Cycle Institute)执行主任托里·埃斯特拉达(Torri Estrada)。加西亚说,小组讨论将集中在三个主要问题上。

“我们将研究可持续的做法。我们将着眼于通过农业来维持生计,包括当前面临的挑战,如不断波动的牛奶价格和贸易政策。我们将关注劳工问题,包括美国移民和海关执法部门对移民劳工的监控。”

农业和教育

加西亚认为上谷作为讨论农业的理想位置,过去和现在,不仅仅因为它是积分对当地经济,还因为上谷的斯特拉福德镇,Vt。贾斯汀Morrill的诞生地,世卫组织、美国参议员,撰写《赠地学院法案》,这有助于建立的许多国家的公立院校。

加西亚说:“把佛蒙特大学新罕布什尔大学的同事带到达特茅斯,让我们有机会讨论高等教育在畜牧业中的作用。”“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已经失去了为小农服务的土地赠与学院的梦想。现在,这些土地出让机构正在为大公司提供服务,出售种子、杀虫剂和化肥,这些正在加速我们这个星球的毁灭。”

加西亚曾考虑邀请的客人中有牛。“在20世纪以前,农场动物被允许在大学绿地上吃草,”他指出。但是现在,大学设施的官员说,草坪不适合饲养牲畜。

加西亚说:“因此,我们将有一头玻璃纤维奶牛。”“我们会让与会者用锋利的笔尖在上面写下问题,它将成为我的‘食品历史’班学生在5月中旬为贝克-贝里图书馆(Baker-Berry Library)的走廊举办的展览的一部分。”

奶牛、土地、劳动将于4月26日和27日在汉诺威酒店和摩尔大厅举行。支持来自拉丁美洲、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研究项目、环境研究项目、教务长办公室、莱斯利家族、佩斯大学、新英格兰食品解决方案和移民司法。它是免费向公众开放的。建议注册。

可以通过[email protected]联系到Charlotte Albright。

新闻旨在传播有益信息,英文原版地址:https://news.dartmouth.edu/news/2019/04/cows-land-and-labor-making-living-livestock

http://petbyus.com/3874/

大火之后,一座21世纪的圣母院

周一巴黎圣母院发生火灾后,达特茅斯新闻联系了艺术史助理教授尼古拉·卡梅隆吉,她是早期基督教和中世纪建筑方面的专家,帮助我们了解哥特式教堂在火灾中表现如何,以及接下来会发生什么。Camerlenghi是《城墙外的圣保罗:从古代到现代的罗马大教堂》一书的作者,也是罗马数字人文项目的联合首席研究员。

当你听到圣母大学失火的消息时,你在哪里?

当时我正在电脑前工作,一位同事发来电子邮件说,圣母大学着火了。那时候,大火还只是围绕着高高的塔尖的一团小火。它很不和谐,因为它很高,所以我们知道灭火是个问题,而且很明显风很大。这是最让我震惊的——一切在火焰中燃烧得如此之快。大约两小时后,就没有木材了。我在Facebook上和一些同事建立了联系,我们有一个老式的聊天室,人们在里面发布图片和我们认为有用的东西。记者们很难插话,知道他们在看什么,在说什么。我们设法把一些非常专业的东西放在一起,以保持领先。

你在想什么?

我们松了一口气,因为我们可以看到火焰在建筑物的顶部,这意味着火在拱顶燃烧,奇怪的是,这是一个好消息。但是我们很害怕。有些时候,这两座正面的塔楼看起来像是要倒塌了。这些塔里面有很多木头,支撑着数千磅重的钟。想象一下,如果那些钟掉下来——它们就会从下面熔化的青铜的地狱般的高温中把塔楼震塌。这是令人印象深刻的消防。

你是否惊讶于还有这么多东西屹立不倒?

最终的结果与我们想象的很接近——除了三个地方外,保险库都被保留了下来。铅屋顶和木天花板塌到了拱顶上,但这正是他们应该做的。另一个好消息是所有的彩色玻璃都有保险库保护。早晨的照片显示,这些光彩照人的奇妙窗户保存了下来。

把这场大火与其他中世纪的大教堂大火进行对比。

奇怪的是,这和我所研究的罗马圣保罗教堂有多相似,我怀疑它在1823年被烧毁。他们正在修理铅制屋顶,这就是这里发生的事情。那是七月,白天太热了,不能工作,所以一个工人在晚上工作,留下一根蜡烛在屋顶的木桁架上燃烧。以圣保罗大教堂为例,它比圣母院还要古老700年,那里没有拱顶,只有屋顶上的木头,所以当它们倒塌的时候,你就会看到一层火红的地狱,把柱子烧得粉碎,把墙都烧塌了。几小时后,整个天花板都被点燃了,火焰的高度是大楼的两倍。这就像重新体验,但幸运的是,圣母大学没有造成如此严重的结构破坏。圣保罗大教堂不得不从零开始重建。这是一项全球性的努力,从巴尔的摩到圣彼得堡都有捐款。我怀疑这也将是一项全球性的努力。

2014 – nicola_camerlenghi_1202380078_590.jpg

Nicola Camerlenghi

Assistant Professor of Art History Nicola Camerlenghi is an expert in early Christian and medieval architecture. (Photo by Eli Burakian ’00)

重建这样的结构需要什么?

在材料方面,自从圣母院建成以来,已经有了一些进步。这些是令人印象深刻的12世纪的横梁,是用可能比这还要古老300年的树木烧制而成。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当法国兰斯的大教堂遭到空袭时,洛克菲勒家族来到这里,用混凝土梁而不是木材修复了教堂的屋顶。今天,重建,你几乎不知道,除了许多彩色玻璃丢失。所以我希望圣母院的修复将使用从外面看不见的新材料。我认为,新技术将有很多机会出现,事实上,这种规模的东西可能会激发修复技术在创新方面的飞跃。

像你在罗马所做的那样的数字成像技术会有帮助吗?

我主要工作的建筑已经不复存在,所以这是一种不同的锻炼。但《大西洋月刊》刚刚发表了一篇关于我已故同事安德鲁•塔隆(Andrew Tallon)工作的文章,他使用激光扫描仪对圣母大学内部进行了毫米精度的扫描。这将是无价的,因为知道之前的条件,他们可以再次扫描,看看哪里有变形。他所做的贡献是修复这座他深爱的建筑。它广泛地表明,技术可以以我们第一次应用时并不总是想象的方式帮助我们。

是什么让圣母大学在建筑上如此重要?

圣母院是飞拱的诞生地之一。在其他方面,它也是思想的实验室。内部的石头拱顶和外部的飞拱使这些不会燃烧的翱翔空间成为可能,那将是美妙的声音,那将是灵魂的提升。将所有这些结合在一个单一的解决方案是哥特式建筑的奇迹。我想,一些12世纪的建筑商低头看着这周发生的事情,心里想,‘它成功了。“最终,这座建筑完成了它应该做的事情,处理了一些倒塌拱顶的小问题。中世纪总是受到如此负面的报道,但实际上,这里有一个非常棒的创新。这些人知道他们在做什么。有时我们需要800年的时间才能意识到这一点。

你从这场大火中得到了什么?

这给我带来的是建筑作为一个持久实体的感觉,这是我一直在争论的问题,但从未有过如此情绪化的直觉反应。是的,圣母院始建于12世纪,但它取代了之前的一座教堂,在后来的几个世纪里得到了大量的修复和装饰。现在这场大火也让圣母大学成为了一座21世纪的建筑。它已咆哮着进入我们的现在,我们有义务继承它的遗产,确保它得到继续存在所需要的一切。

汉娜·西尔弗斯坦(Hannah Silverstein)的联系方式是[email protected]。

新闻旨在传播有益信息,英文原版地址:https://news.dartmouth.edu/news/2019/04/after-fire-21st-century-notre-dame

http://petbyus.com/3876/

重申对土著人民的承诺、创造力

本周四,达特茅斯学院(Dartmouth)校长菲利普·j·汉隆(Philip J. Hanlon)在洛杉矶为达特茅斯学院举办的一场活动造势时宣布,将为该校设立一个开创性的美洲原住民研究教授职位,并启动学院艺术区(Arts District)的建设。

该校校长汉伦在300人的庆祝活动上宣布,校友和朋友的礼物将加强和扩大达特茅斯学院的印第安人研究项目,并改造标志性的霍普金斯艺术中心(Hopkins Center for the Arts)。

主要的礼物美Hueston ‘ 86和约翰Hueston 86赋予美和约翰Hueston杰出教授在美国本土的研究将扩大的达特茅斯的印第安人研究项目并创建为数不多的高级学术教授高等教育关注全球原住民的研究。

汉伦说:“将近50年前,达特茅斯学院重新致力于我们的创始宪章所概述的对美国原住民学生的教育。我们致力于教育原住民学生,并推进有关原住民的知识前沿,这是一个值得骄傲的地方。”

“Mae和John的投资将为达特茅斯带来一位全球土著居民领域的顶级学者,帮助我们的土著美国人研究项目在这一领域获得并保持国家和国际认可。在达特茅斯学院建校250周年之际,我想不出比授予这位杰出的教授更好的方式来纪念我们学院的起源。”

在周四的庆祝活动中,汉伦还宣布,达特茅斯充满活力的新艺术区离完工又近了一步,这要感谢霍普金斯中心顾问委员会(Hopkins Center Advisory Board)的成员和朋友们做出的1500万美元的承诺,他们将为表演艺术中心7500万美元的复兴启动筹款。

汉伦说:“长期以来,我们一直渴望在校园里提高创造力。“霍普金斯中心董事会成员的慷慨投资将帮助我们在文科课程中增强创造性表达,并确保学生和教师能够在一个特别支持的环境中创作和创作原创作品。”

休斯敦夫妇和霍普金斯中心收到的礼物是20多亿美元捐款的一部分。该活动的筹款目标为30亿美元,是该校250年历史上最雄心勃勃的筹款活动。

对达特茅斯印第安人传统的承诺

梅·韦斯顿(Mae Hueston)是纳瓦霍族(Navajo nation)的一名成员,约翰(John)都是1986届的学生。

梅·韦斯顿说:“我们希望确保达特茅斯学院对印第安人研究的承诺得到永久性的贯彻,并支持对印第安人进行比较研究的更广泛的全球视野。”“凭借我们的天赋,我们希望激励其他人加入我们,在达特茅斯学院这个关键时期,在学术界树立全球领导地位和卓越地位。”

hueston_640.jpg

Mae Hueston ’86 and John Hueston ’86

A major gift from Mae Hueston ’86 and John Hueston ’86 will expand the reach of the Native American Studies program and create one of the few senior academic professorships in higher education focused on the study of global indigenous peoples. (Photo courtesy of Mae Hueston ’86 and John Hueston ’86)

休斯敦夫妇的动机还来自于梅自己作为达特茅斯学院美国原住民学生和校友领袖的经历。

约翰·韦斯顿说:“这个礼物是为了庆祝梅数十年来致力于改善达特茅斯的印第安人项目和印第安人的生活,以及我们的家庭为支持印第安人社区的平等权利和正义所做的努力。”

自1970年达特茅斯校长约翰·凯梅尼宣布达特茅斯将重申对印第安学生的承诺以来,来自200多个部落国家的1000多名印第安人就读于达特茅斯,比其他所有常春藤盟校就读人数的总和还要多。目前,该校有200多名本地学生。

霍普金斯中心:创造、表演、合作的创意空间

1962年霍普金斯大学艺术中心成立时,它定义了大学艺术中心的定义:学生、教师、来访艺术家和公众聚集在一起创作、体验和诠释新作品的中心位置。

当拟议中的7500万美元改造和扩张霍普金斯中心完成,它将提供灵活、技术驱动的性能和制造空间,也会带给学生和艺术老师在一起的核心地区为了鼓励跨学科合作创造力和学习和流派。

癌症研究和纪录片制作

在洛杉矶的庆祝活动上,两对年轻的校友和教员强调了本科生积极参与研究的例子,达特茅斯独特的教育模式使这种研究成为可能。

Josh Lange ‘ 17,目前是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博士研究生,与Geisel医学院分子和系统生物学副教授Yolanda Sanchez一起从事癌症研究。这项工作使他获得了一篇优秀论文,并发现了一种治疗两种致命癌症——胶质母细胞瘤和胰腺癌的有效方法。

兰格在接受洛杉矶观众采访时表示:“当我来到达特茅斯时,我觉得自己可能想从事癌症研究,但离开达特茅斯时,我对此充满信心,这一切都是因为这段令人难以置信的经历。””,因为我得到的指导和资源作为达特茅斯大学本科,我不仅有机会继续我的职业生涯在难以置信的机构,但我能够进入研究生院和一个无与伦比的的知识和经验水平通常需要多年的研究生教育来实现。为此,我将永远心存感激。”

Randall Balmer, John Phillips宗教教授,和Lacey Jones ‘ 16讨论了他们在Balmer关于阿拉斯加东正教的纪录片上的合作,Jones是该纪录片的首席研究员。这部仍在制作中的纪录片突出了东正教和阿拉斯加原住民之间的密切关系。

洛杉矶的竞选庆祝活动是由达特茅斯的南加州地区竞选委员会主办的,该委员会由1982年的Austin Beutner、87年的Pamela Haering和89年的Richard Reilly共同担任主席。

接下来的两场庆祝活动将分别于5月7日在丹佛和5月17日在汉诺威举行。

了解更多关于号召领导运动和即将到来的庆祝活动。

新闻旨在传播有益信息,英文原版地址:https://news.dartmouth.edu/news/2019/04/reaffirming-commitment-indigenous-peoples-creativity

http://petbyus.com/3878/

作家玛格丽特·阿特伍德(Margaret Atwood)在警告中提出了“希望之光”

英国布克奖得主、著有50多本书的玛格丽特•阿特伍德(Margaret Atwood)昨日在斯伯丁学院(Spaulding) 900个座位的礼堂里座席爆满,参加道德研究所(Ethics Institute)一年一度的多塞特奖学金(Dorsett Fellowship)讲座,主题是“在最深的反乌托邦中”(In deep Dystopia)。

该学院由达特茅斯学院的一群教员于1982年成立,旨在通过公共项目、奖学金和研究经费促进伦理学的研究和教学,经常邀请贵宾到校园来讨论他们的工作。阿特伍德的听众包括许多学生,在她的演讲之后,他们就她的哲学和创作过程提出了广泛的问题。她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和伦理学研究所的学生们一起工作,还参加了由英国阿莉西亚·加里森大学(Alysia Garrison)助理教授讲授的名为“气候小说”(Climate Fiction)的高级研讨会。”

索努·贝迪(Sonu Bedi)是该研究所的汉斯·贝迪(Hans ‘ 80)和凯特·莫里斯(Kate Morris)所长,乔尔·帕克(Joel Parker) 1811年的法学和政治学教授。两年前,在一架飞往印第安纳州的飞机上,他坐在她的旁边,两人都计划在那里发表演讲。

我以为坐在他旁边的人是那位著名的作家。但他不确定。

“她彬彬有礼地问我,我的演讲是关于什么的——你知道,你问一个学者,他们将谈论什么,他们会回答——我就这么做了。”

然后贝迪问他的邻座:“你在说什么?”

“她说,‘我要谈谈我写的一本书,叫《使女的故事》,”贝迪笑着说。 

“今天玛格丽特·阿特伍德就是这样来到这里的。”

阿特伍德将幽默与对威权政府崛起和环境退化的严肃警告结合起来,讨论了她的两部小说——《羚羊与秧鸡》(2003)和《使女的故事》(1985)的起源。

《羚羊与秧鸡》(Oryx and Crake)是一部投机小说,讲述的是一群后启示录时代的类人生物,名叫秧鸡(Crakers)。阿特伍德说,他们的故事提出了一个关于基因工程的存在主义问题。

“在被改变的人不再是人类之前,人类在改变部门能走多远?”

18年前,在《使女的故事》(The Handmaid’s Tale)中,阿特伍德编造了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寓言,讲的是一个右翼神权政体,女性被征服,一些人被迫生育。这部小说激发了一部广受欢迎的电视剧、一部歌剧、一部芭蕾、一本有声读物和一部漫画小说的灵感。

“那时我住在西柏林,被柏林墙包围着,”阿特伍德回忆说。“苏联帝国仍然存在,在接下来的五年里不会崩溃。我体验到了警惕,被监视的感觉,对主题变化的幽闭恐惧,以及人们传递信息的间接方式,这些都对我的写作产生了影响。”

尽管《使女的故事》的世界似乎超现实主义和未来主义,阿特伍德说,限制她的角色自由的潜在条件遵循着她为自己设定的严格规则。

“我不会把任何没有发生过的事情放在里面。我生于1939年,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觉醒,我知道既定的秩序可能会在一夜之间消失。‘这不可能发生在这里’不是真的。”

加拿大人阿特伍德在演讲中引用了她的母校多伦多大学的校训:“真理会让你自由。”但是,她补充说,“我可以从个人经验告诉你,它并不总是成立。”有时候真相会给你带来麻烦,尤其是当你生活在极权主义国家的时候。有时候真相会让你入狱甚至被谋杀。被监禁和谋杀的记者人数每年都在增加。”

阿特伍德不再对当今世界抱有她所谓的“相当悲观”的看法,而是对未来抱有“希望之光”。

“20岁以下的年轻人要求改变,”她说。“碳排放是可以逆转的。”

阿特伍德赞扬了苏格兰奥克尼群岛设定的从氢中获取所有能源的目标,赞扬了“在增加生物多样性和生产力的同时,逆转碳排放和封存碳的低成本和有利可图的方法”,并为创造“超级动力的塑料食用酶”而欢呼。

一长排学生向作者提问。第一个来自莉莉·哈尼格’ 19。

“如果你能给我们这一代人提一个建议,你会提什么?””她问道。

“没有。阿特伍德说。“没有。查一下现在正在提出的绿色新政。”

atwood_hs_010_810.jpg

After her lecture, Margaret Atwood signs a book for Jack Jacobs ’21.

After her lecture, Margaret Atwood signs a book for Jack Jacobs ’21. (Photo by Herb Swanson)

21岁的杰克·雅各布斯在麦克风前说,他的母亲是一名公立学校的图书管理员,多年前她在度蜜月时买了阿特伍德的小说《强盗新娘》,现在仍然很喜欢。

“她的生日快到了,”雅各布斯告诉阿特伍德。“不知道你能不能在上面签名?”

作者毫不犹豫地答道:“把它扔到这儿来。”当观众鼓掌时,雅各布斯走向舞台,阿特伍德拿出笔在书上签名。

在回答关于小说家道德责任的最后一个问题时,阿特伍德发出了行动的呼吁。

“我们不能说作家有特殊的道德使命或责任,”她说。“我更愿意说,生活在一个社会中的每个人都对这个社会负有某种责任。

他说:“我很抱歉老是唠唠叨叨地说投票的事。但成千上万的人为此付出了生命。我们为什么要忽视它呢?这是来之不易的,不应该轻易放弃。”

可以通过[email protected]联系到Charlotte Albright。

新闻旨在传播有益信息,英文原版地址:https://news.dartmouth.edu/news/2019/04/writer-margaret-atwood-offers-amid-warnings-rays-hope

http://petbyus.com/3880/

“转移话题”:一场激烈的语言斗争

将近五年前,一群达特茅斯学院的学生与达特茅斯学院的图书管理员开始在政府最高层展开一场令人生畏的战斗,几乎取得了胜利。

国会图书馆使用“非法外国人”一词来描述未经授权进入美国的非公民的作品,这一事实激怒了他们,他们请求LOC替换主题标题。他们的激进主义占据了各大报纸的头条,并刺激了国会的演讲,但在一场政治辩论中,这个有争议的标题仍然没有改变。

这些学生——现在已经是校友了——正在通过一部关于他们运动的新纪录片《改变话题》(Change The Subject)让这个问题继续存在。这部电影将在下午4:30进行特别预演。4月27日,在黑人家庭视觉艺术中心(BVAC)的勒夫剧院。

cts-poster-full_400.jpg

A poster for the film "Change the Subject"

A new documentary film, “Change the Subject,” chronicles a Dartmouth-based effort to change the subject heading “illegal aliens” used by the Library of Congress. (Photo courtesy of Change the Subject)

制作团队包括吉尔巴伦,浪漫语言和拉丁美洲研究图书馆员;奥斯卡Cornejo的17个;梅丽莎·帕迪拉的16个;索耶·布罗德利,2008年,他在达特茅斯学院媒体制作服务部门工作,之后创办了自己的公司。

巴伦自己制作了一段短片,并在图书馆的一次会议上发表,为这部纪录片播下了种子。这部电影反响很好,她和其他参与竞选的人请求达特茅斯学院资助他们制作一部更长的电影。

巴伦还记得在她大一的时候,帕迪拉向她寻求一个研究项目的帮助。他们翻到了达特茅斯图书馆目录上的一页,上面的国会图书馆的主题是“非法移民”。帕迪拉对这个标签深恶痛绝。

巴伦说:“起初,我不像梅丽莎那样看待这件事。“我花了一两秒钟。然后是一个清算的时刻。”

巴伦和帕迪拉在电影中重现了那一刻。

帕迪拉在片头说:“两年前我就没看过这个词了。”

巴伦说:“我想说的是,大多数图书管理员并不认为非法移民是罪犯,但我可以看到,从这个主题的标题来看,你是如何被说服认为我们确实是这么想的。”

这部电影展示了巴伦和其他人如何帮助学生证明他们的观点。在达特茅斯图书馆馆长约翰·德桑蒂斯的帮助下,达特茅斯移民改革和平等联盟(联合发起)向LOC递交了一份请愿书。他们的要求最初被拒绝了。美国图书馆协会(ALA)也加入了这一行列。来自德克萨斯州的民主党众议员华金卡斯特罗(Joaquin Castro)在国会发表演讲时甚至提到了这个问题。他说,“随着时间的推移,中性的描述符可能会被用作言语武器和刀子,造成痛苦、不尊重,并播下分裂的种子。”

在ALA和LOC的支持下,一场战斗取得了胜利。但是战争还没有结束。

“国会图书馆对其使用的语言有权力,所以国会介入是前所未有的,但他们最终没有要求图书馆改变这个词。他们最后告诉图书馆要遵守法律条文。 

由于“非法移民”一词仍然出现在《美国法典》第8章,国会图书馆保留了它。

至少现在是这样。

但是,在2018年中期选举之后,巴伦希望改变这个话题,重新唤起人们对在目录中使用一个不那么贬损的词汇的兴趣。美国新一届国会议员来自不同的种族背景。她说,无论发生什么,这部电影都证明了一小群大学生的坚韧,他们一路为尊重和尊严而战,并在毕业后记录下了他们的经历。

“我从一开始就知道这是一个伟大的故事,”巴伦说,“但这是一部真正的合作之作。”

帕迪拉说:“通过与奥斯卡、吉尔和索耶的合作,我明确地了解到团队合作的力量,因为它与创作过程有关。”“每个人的专业知识都帮助这部电影尽可能地强大和深思熟虑。我们全身心地投入到这个项目中,所以我个人希望尽可能多的人看到它。”

巴伦说:“我希望我们的观众在离开剧院时,能更加注意语言的影响。”“这不仅仅是图书馆的故事。这是一个人性的故事,一个情感的故事,关于为原则而战。”

布罗德利说,电影摄制组一直在与全国各地的图书馆、会议、其他活动和机构进行接触,建议他们改变主题。他说:“我们必须非常迅速地学习很多关于营销和发行纪录片的知识,并且有幸与达特茅斯公司的其他电影制作人取得联系,对这一过程有深入的了解。”“我们有兴趣听取任何想安排放映的人的意见。”

4月27日在BVAC放映之后,谢尔曼费尔柴尔德大学(Sherman Fairchild)人文学科教授格蒙登(Gerd Gemunden)将主持与电影制作团队的问答环节。随后将在BVAC酒廊举行招待会。

可以通过[email protected]联系到Charlotte Albright。

新闻旨在传播有益信息,英文原版地址:https://news.dartmouth.edu/news/2019/04/change-subject-hard-fought-battle-over-words

http://petbyus.com/3882/

在胡德的新伯恩斯坦中心教授艺术

在任何一天,胡德艺术博物馆(Hood Museum of Art)的伯恩斯坦对象研究中心(Bernstein Center for Object Study)都是一个繁忙的地方。

例如,在去年冬天的两周多时间里,该中心在其他班级中举办了一场第一年的生态心理学研讨会,学生们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分析描绘气候变化和工业化景观的情感和智力影响;人类学学生观看第一手的例子,如何当代澳大利亚土著艺术家代表文化和不断变化的景观在他们的工作;还有一门关于日本木刻版画的课程,在这门课上,学生们检查了胡德博物馆永久收藏的作品,并对博物馆下一步应该收藏什么提出了建议。

Hood的工作人员为每一门课策划了“迷你展览”,以满足当时特定的学习目标。

“这太不可思议了,尤其是在学生可以进入的情况下,”22岁的比利·加诺(Billy Gano)说,他带着他的生态心理学班参观了伯恩斯坦中心。

另一名学生Devanshi Udeshi ‘ 22把这次会议描述为“大开眼界”。我在很短的时间里学到了很多。”

伯恩斯坦中心罩大多数公众的一部分将永远不会看到,但约翰Stomberg, 1961年代弗吉尼亚大米Kelsey主任罩,称之为“跳动的心脏”的一部分扩大和翻修博物馆经过三年的1月,重新建设。

新中心可以从博物馆位于Russo中庭的新入口进入,可以同时容纳三个班级,位于三个最先进的研究对象的房间。斯托姆伯格说,这对于完成胡德的教学任务至关重要。在该中心的第一个学期,来自近24个系的教员要求使用它。

胡德中心学术规划副馆长阿米莉亚·卡尔01 (Amelia Kahl ‘ 01)在该中心主持了许多课程,并帮助教职员工从胡德中心收藏的6.5万件物品中挑选物品用于教学。

卡尔说:“有一个如此开放和受欢迎的空间真是太棒了。”“它是博物馆的前沿和中心——它确实表明了该机构对这种教学和学习的承诺。”

她说,这里的空间“非常美丽”。我们有板条来挂框架作品,我们有足够的柜台空间来雕塑。在引擎盖上使用物品的特别之处在于,所有不同的媒体和时间段都可以为一个班级提供纸张、雕塑作品,我们可以提供任何需要的东西。”

有些课程只使用Bernstein中心的一节课。但该中心也可以支持与艺术更持久的接触——事实上,它有能力成为每学期至少一节课的唯一教室,卡尔说。

第一堂利用这个机会的课:《艺术史63:日本版画》,由艺术史副教授艾伦·霍克利教授讲授。

“伯恩斯坦中心对日本版画这样的课程有很大的影响,”霍克利说。“我可以把上周展示的照片拿出来和这周展示的照片做比较。学生们可以在艺术面前停留更长的时间,他们对艺术的投入可能比想象的要深得多。学生们有时间思考艺术并提出问题。”

他说,了解日本的印刷传统需要培养鉴赏能力。“学生们有必要认真检查纸张等物品,以及印刷品本身的状况,因为物品的实际材质能告诉我们很多东西。而用PowerPoint幻灯片是做不到这一点的。”你就是无法在正常的课堂上获得那么高的参与度。”

历史和经济双学位学生Austin Zaelke ‘ 19说:“我想上这门关于日本版画的课,因为我想亲身体验一下这门课。我们实际上可以看到藏品中的藏品。”

“这是与艺术非常直接的接触,”Emmanuel Akosah ‘ 19说。“拥有这个类是一个巨大的资源。”

卡尔说:“我想让学生和教职员工知道,伯恩斯坦中心是一个学习、探索和发现的地方。”“这是一个你可以体验物体并深入思考它们的地方,这很令人兴奋。我认为这是达特茅斯想要学习的一个缩影。”

汉娜·西尔弗斯坦(Hannah Silverstein)的联系方式是[email protected]。

新闻旨在传播有益信息,英文原版地址:https://news.dartmouth.edu/news/2019/04/teaching-art-hoods-new-bernstein-center

http://petbyus.com/38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