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特茅斯大学的研究为N.H.研究饮用水中的砷提供了依据

达特茅斯有毒金属超级基金(Toxic Metals Superfund)研究项目的研究构成了新罕布什尔州在最近决定降低该州公共饮用水中砷含量时使用的技术信息的基础。

达特茅斯大学20多年来一直在研究砷对健康的影响,砷是一种自然存在但有毒的化学物质,从花岗岩基岩渗入供水系统。

达特茅斯有毒金属超级基金(Dartmouth Toxic Metal Superfund)研究项目主任陈西莉亚(Celia Chen)表示:“砷对新罕布什尔州的许多公民构成了重大的健康风险。”“这绝对是一项受欢迎的监管改革,将帮助全州人民。”

1995年,达特茅斯的有毒金属超级基金研究项目开始研究砷对人体健康的影响。达特茅斯儿童环境健康和疾病预防研究中心(Children ‘s Environmental Health and Disease Prevention Research Center)于2010年加入了这项工作,专门研究砷对儿童健康的影响。

达特茅斯大学的研究发现,长期接触低水平的污染物会增加患某些癌症的风险,还可能与心脏病和糖尿病有关。

7月12日签署成为法律的新规定,将公共饮用水中砷的允许含量降低到十亿分之五(ppb)。新罕布什尔州的行动使得该州成为新英格兰第一个,也是继新泽西州之后第二个将砷含量从联邦标准的10个ppb减半的州。

“降低公共饮用水中砷的最高水平与达特茅斯大学和其他机构几十年来的研究一致,这些研究将这种污染物与负面健康影响联系起来,”陈说。

达特茅斯研究砷是一项跨学科的工作,包括校园内的几个研究实验室,以及与州和联邦机构的合作。

通过新罕布什尔出生队列研究,流行病学教授玛格丽特·卡拉加斯(Margaret Karagas)、超级基金项目(Superfund program)和儿童研究中心(Children ‘s Research Center)的研究人员与最容易受到砷污染的人群合作——孕妇和饮用私人井水的幼儿。研究小组跟踪调查了母亲和婴儿从出生到童年中期及以后的情况。收集研究参与者的头发、指甲、尿液和其他生物标志物进行评估。

卡拉加斯实验室的样品被送到达特茅斯微量元素分析核心实验室,研究教授布莱恩·杰克逊和他的同事在那里分析砷的含量。研究结果使研究人员对低水平砷暴露与人类健康之间的关系有了更全面的了解。

儿童环境健康中心主任卡拉加斯说:“我们到目前为止的研究结果表明,砷的影响可能发生在较低水平的接触比之前认为的低。

达特茅斯大学的另一项超级基金研究着眼于砷对肺部免疫系统的危害以及砷如何进入食物供应。

虽然新的州法规只针对公共供水系统中的砷,达特茅斯大学的研究延伸到来自公共供水和私人水井的砷。该州约三分之一的公共供水系统的水中砷含量可检测到。大约同样比例的私人水井砷含量超过了该州新的公共用水上限。

“砷自然存在于地壳中,也可能来自人类。新的立法将减少公共水中的砷,但对私人井用户来说,测试他们的水是很重要的,”卡拉加斯说。 

达特茅斯学院的团队与新罕布什尔州环境服务部(DES)以及其他州和联邦机构合作。

陈说:“州居民受益于DES、新罕布什尔州卫生与公众服务部、美国地质调查局和美国环境保护局多年来为确保公民能够获得尽可能安全的饮用水所做的不懈努力。”

现在新规定已经成为法律,达特茅斯大学的研究小组将继续开展与砷有关的研究和推广活动。达特茅斯的有毒金属超级基金研究项目也将继续领导N.H.砷协会的工作。

“新罕布什尔州的政策制定者已经做出了改变,这将对公共健康产生重大影响。希望这将鼓励其他州研究这个问题,同时也鼓励我们州的私人油井业主进行水测试。”

砷无色无味。除了潜伏在饮用水中,这种化学物质还存在于大米、大米制品和其他食品中。有关砷的更多信息可以在达特茅斯有毒金属超级基金研究项目网站“砷和你”上找到。

可以通过[email protected]联系到David Hirsch。

新闻旨在传播有益信息,英文原版地址:https://news.dartmouth.edu/news/2019/07/dartmouth-research-informs-nh-action-arsenic-drinking-water

http://petbyus.com/116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