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格丽特·阿特伍德在校园里演讲

有些书会让读者感到困扰。其他问题困扰着作者。2012年,玛格丽特·阿特伍德(Margaret Atwood)在网络杂志《文学中心》(Literary Hub)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写道。

阿特伍德将于4月18日周四下午4:30在霍普金斯艺术中心斯伯丁礼堂发表演讲。该讲座是道德研究所多塞特奖学金系列讲座的一部分,免费向公众开放。

在《使女的故事》虚构的神权专制国家吉利德,严格的父权制残酷地管理着女性的身体,一个被排斥的女性阶层——女仆——被迫成为生育奴隶。

关于创造这样一个黑暗的世界,阿特伍德写道,“我给自己定了一条规则:我不会包括任何人类在其他地方或时间没有做过的事情,也不会包括技术还不存在的事情。”我不想被指责为黑暗的、扭曲的发明,或者歪曲人类潜在的可悲行为。”

自这部电视剧于2017年在Hulu上播出以来,世界各地的女权主义活动人士都使用了女仆的服装——红色斗篷和白色帽子——作为抗议的象征。

多塞特奖学金每年都会把伦理学的实践者——从艺术家和作家到商业领袖、医生、工程师和学者——带到校园,参加公开讲座、参观教室、与学生和教师交流,并从事自己的研究,80年代汉斯和道德研究所所长索努·贝迪(Sonu Bedi)说。

贝迪说:“今年,我们邀请作家们通过科幻小说的视角来讨论道德问题。她把小说作为我们思考道德的一种方式。”

今年秋季,该节目主持人是江丙坤,他的短篇小说《你生命的故事》是2106年电影《降临》的基础。

阿特伍德是加拿大最著名和多产的作家之一。她的作品经常以女权主义为主题,探讨正义、公平和环境剥削等问题。除了《使女的故事》,她还出版了15部小说,包括《别名格雷斯》(Alias Grace),讲述的是19世纪加拿大一名女子被判谋杀罪(最近也被改编成电视剧);《羚羊与秧鸡》(Oryx and Crake),描绘了一个社会被生物技术瘟疫摧毁的未来;《Penelopiad》从Penelope的角度讲述了荷马的奥德赛故事;最近,又出现了母夜叉;改编自莎士比亚的《暴风雨》,讲述了一个疲惫不堪的戏剧导演试图在监狱里上演这出戏的故事。

她还著有8部短篇小说集、8本儿童读物、17部诗集和几部文学批评作品。她的作品被翻译成40种语言,获得了阿瑟·c·克拉克奖(Arthur C. Clarke Award)、总督奖(Governor General ‘s Award)、钢笔品特奖(PEN Pinter Prize)、美国国家书评家协会(National Book Critics Circle)的伊凡·桑德洛夫终身成就奖(Ivan Sandrof Lifetime Achievement Award)和古根海姆奖(Guggenheim Fellowship)等荣誉。

《使女的故事》续集《遗嘱》将于2019年9月出版。

多塞特奖学金是由弗雷德里克·加德纳·科特雷尔基金会和研究公司技术公司为纪念伯特·多塞特’ 53年而捐赠的。去年的主题是大学校园的言论自由,演讲者包括杰弗里·斯通、杰拉尼·科布和罗伯特·波斯特。

“我认为道德研究所是达特茅斯社区从不同角度和学科思考道德的智力资源。这个奖学金的目的是吸引能够提供这种资源的演讲者。

汉娜·西尔弗斯坦[email protected]

新闻旨在传播有益信息,英文原版地址:https://news.dartmouth.edu/news/2019/04/margaret-atwood-speak-campus

http://petbyus.com/3870/